一流书屋 > 古代言情 > 一念知仙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刘猛上场 神秘老者

    发生了什么?

    在场的许多弟子都是一头雾水,没有看明白,徐鹤这一手究竟是怎么变出来的。

    倒是也有明白人。

    好心的解释了一句,道“别看了,这是一种高阶的身法,胧影身法,能够幻化出一个烟影假身,迷惑敌人。”

    有人质疑道“不是吧,身法,我怎么什么都没看出来?”

    就是

    哪怕是高级身法,也不可能做到这一步吧!

    沉默了一下,有人皱着眉头推测道“应该是徐鹤在最后一刻才动用了胧影身法,利用假身化作的烟雾,遮掩了身形,所以才能做到这一步。”

    然后众人都不说话了

    也唯有这种解释行得通了,否则,大家同为练气修士,连徐鹤的身形都捕捉不到的话,未免也太打击人了吧。

    不过就算如此!

    敢在刀尖上跳舞,徐鹤的心性与魄力可见一斑,就连看台上,那些筑基期的师叔都为之惊叹。

    也唯有对自身的实力,有足够的信心,才能做到这一步。

    这徐鹤显然并非浪得虚名。

    作为他的对手,那个名叫王喜瑞的弟子,毫不犹豫的对着徐鹤抱了一个拳,客气道“徐兄实力高绝,在下自愧不如。”

    说着,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比斗场,倒也干净利落。

    边上那个脸色深沉的筑基男子,脸色都难得的露出了一丝亲和的笑容,夸赞道“徐师弟果然不愧为郝长老的高徒,想来筑基也指日可待了。”

    “承师叔吉言。”

    徐鹤不卑不亢的说了一句,随后转而说道“弟子想再比一场,就有劳师叔了。”

    “小事而已!”筑基期男子笑盈盈的点了点头。

    而后目光在人群中扫了一圈,凝声说道“徐鹤胜,比斗继续。”

    他愿意比,也得有人愿意跟他比啊,看这情况,谁吃饱了撑着,才会上场自找没趣。

    很干脆的冷场了。

    等了片刻,依旧没人上场,徐鹤自然就不战而胜了。

    随着筑基修士的声音落下,徐鹤儒雅的对着那个筑基修士做了个稽,而后便走了下来。

    一时间,那个比斗台便空了下来。

    人群里,有几个贼眉鼠眼的人扎成一堆,其中一个男子说了一句,道“咦,叶子呢,他刚刚还在的怎么这会儿没见他的身影”

    “早溜号了!”

    卷毛摊了摊手,顺着他的话往下说,道“他说,这里不是他的主场,不想留下来为别人喝彩,然后就跑了……”

    众人一愣,下意识的就撇了撇嘴,表达了对叶子的不屑。

    沉默了一下…………

    李杆朝着那个空着的比斗场,努了努嘴,迟疑道“要不,你们谁先上去试试水呗!”

    几人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挪了开来。

    闪烁不定,

    显然都是摩拳擦掌的蠢蠢欲动,就差那临门一脚,有人带个头的话,都要不甘寂寞了。

    最后还是刘猛沉不住气了,往前一站,大大咧咧道“老子去去就回,你们准备替我喝彩吧!”

    说完他就三步做两步的,一跃而上。

    落到了那个比斗场上,虎目一扫,气沉丹田,道“在下刘猛,练气十二层,请赐教!”

    可以跟柳媚过不去,可以跟孙少扬过不去,甚至于宫羽燕

    不过叶子还不至于小气到,要跟一只鸡过不去。

    可这只鸡非要不知好歹的到他跟前蹦跶两下的话,他当然不介意把它洗洗涮涮,上架烤了。

    毕竟叶子最擅长**了。

    这才下山,好死不死的一只彩羽鸡冒了头,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原来的那只罪魁祸鸡。

    不过恨鸡及鸡,自然没有理由放过!

    花了一些功夫,总算给叶子得着了,脱毛洗净,开了个小口,去了五脏六腑。

    储物袋里就有现成的配料。

    往鸡肚子里一塞,再配上两株灵药堵住破口,外面刷上一层蜂蜜封住味道,就原地生了火,就直接给上架烤了。

    这烤鸡也是一门艺术,做到外酥里嫩,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烤制的过程,又给撒上一些特制的香料,然后在刷上一层蜂蜜,将香料的味道锁进鸡肉里。

    看着烤鸡一点一点的华为金黄色,香味弥漫开来

    啧啧,那味道!

    叶子倒还行,可才开了几窍的小狐就受不了了,两只前爪挂在了叶子的衣服上,‘吱吱’的叫住。

    显然是迫不及待了。

    叶子拍了拍小狐的脑袋,说道“还没好,再等一下。”

    小狐以通人性!

    倒也乖巧的松开了叶子的衣服,落到了地上,不过却是毛毛躁躁的,绕着烤鸡在漫步,两只眼睛发直。

    狐狸爱吃鸡呗!

    “咦,熏香草的香味”

    突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叶子顺着声音看去,说话的是一位老者。

    老者笑了笑,很是有亲和力,道“你是在鸡肚子里塞了熏香草吧,恩”

    然后他轻轻的嗅了一嗅,沉吟了片刻,才继续说道“还抹了万知花的粉末,用蜂蜜封住味道。”

    捋了捋自己下巴上的发白的胡须,老者点头赞道“不错不错~~~~”

    “行家啊!”

    叶子一听,眼睛一亮,笑呵呵的说道“相逢即是缘,来来来,老先生尝尝我独家秘制的烤**。”

    老者眼角的皱纹松了松,笑道“那我可有口福了。”

    说实话,叶子是一点都看不出老者的修为。

    就算像小白那样筑基巅峰的修士,哪怕灵力归于气海,但偶尔还是会泄露出一丝的气机。

    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

    而这个老者不同,怎么说对,就是太过于普通了。

    虽说夕霞山上也住着许多普通人,不过他可不觉得这个老者就是一个普通人。

    否则以叶子五官敏锐的程度,不至于连老者走到了跟前都没有发现。

    而且老者看似平凡,就跟普通老人似的,眼角布满了皱纹,积蓄了他生命中的忧患与不幸。

    不过有些人

    总会因为拥有一些特质,而让我们忽略他们的外在,老者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那一双眼睛,是活的。

    宛如碧水,仿佛吹风吹绿了堤岸,温柔而轻灵,又仿佛炎炎夏日里,一口甘泉,清澈而又深邃。

    那说明了什么…………返璞归真?

    那这老者的修为是凝液甚至结丹?不敢想不敢想!!!!

    叶子聪明的没有去问老者的身份。

    无知无畏,就当他是个普通人来对待,这样就好了。

    对!

    这样就好了

    要真问出了身份的话,你说你要不要顾忌着点,就算示好的话,也有了斧凿的痕迹,像是刻意套近乎。

    这样明显落了下乘啊!

    再说了,就算老人真是个普通人,不就一只鸡么,他叶子也没亏,万一真是大佬,套上近乎的话

    啧啧,一飞冲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