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家有庶夫套路深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六十四章 堵住

    第六十四章求

    温氏听到时承德回来了,只觉得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不由绷着背脊,坐直身子。

    外间的窗栊一下子被打开,一身米白圆领锦袍的叶承德走了进来。

    他的脸上带着不自在,却还是走到西次间,连坐都没有坐,只站在屋子里:“你可有找过棠姐儿了?事情办得如何?”

    温氏瞧着他一脸焦急。心就拧了起事,他究竟是在关心女儿,还是在帮张博元这对狗男女?

    她只淡淡道:“还没见到棠姐儿!”

    “什么?”叶承德皱起了眉,急道:“梨姐儿和博元的婚期还有十天而已,不能再拖了!你找人要磨叽大半天,到时她搬东西出来又要磨一天,把东西送回来又得磨一天,还得清点、装箱绑红带,哪还剩多少时间?”

    温氏听着他的话,只觉得心像被划开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

    博元博元的,叫得多亲热啊!他从他的话语中,完全感受不到他对女儿的关心!怎么看,都只是在帮张博元,在替张博元着急而已。

    温氏只咳嗽一声,感到浑身无力,只道:“我现在就去叫念巧给棠姐儿下贴子。”

    叶承德听着这话,才点了点头,说了一句:“这也是为了棠姐儿好。”

    然后转身离开。

    直到他出了门,温氏身子一歪,瘫软在贵妃椅上。

    “太太……”蔡嬷嬷红着眼圈上前。

    温氏呵地一声,声音带着几分凄然的冷笑:“蔡嬷嬷,你瞧,他刚刚是在帮棠姐儿么?”

    蔡嬷嬷白着脸:“世子的心思,一点都没有放在大姑娘身上。”

    她也在一傍暗中观察着叶承德的神色和语气,他话里话外,只有对张博元的困难的急切。

    作为一个忠仆,蔡嬷嬷自然是希望温氏夫妻和睦,但若他真的一点回转的可能都没有,那么,不念着他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温氏呵呵两声,便歪在榻上,难受得不得了。

    “太太……”蔡嬷嬷很是着急,“你还好吧!”

    “我很好!”温氏吸了一口气,咬牙切齿的:“我会很好,绝不会让自己有事,我还有我的棠姐儿!她……下嫁到那样的人家,一辈子被人瞧不起,已经够可怜和委屈的了。她爹还是那样的德行,筠儿也是个不争气的,如果我再倒下去,她哪里还有依靠!”

    “对,太太只为了大姑娘,也得好好活着。”蔡嬷嬷道:“至于世子那边,不要再去想了,就当他死了得了!”

    说到最后,咬牙切齿的。

    又道:“其实有多少男人都是这样的,把姨娘小妾迷昏了头,大家都是守着儿女而活。”

    说着这话,蔡嬷嬷却有些底气不足。毕竟别人家的主母,能够这样,很多时候都是儿女争气,才能活得潇洒。

    而太太……以前也能这样活得不错的,但大姑娘在婚事上毁了,等同于太太的依靠和底气也一同毁去。

    “那借嫁妆的事情……太太真的要给大姑娘再下帖子?”蔡嬷嬷道。

    温氏眼里却闪过一抹冷意,唇角也勾起冷笑:“作他的美梦去吧!”

    “那太太刚才为何答应?”蔡嬷嬷道。

    “我今早才答应,现在突然变卦……我中午时又出了门,就怕他会多疑着人去查,知道了我是见过棠姐儿的。到时他们只认定是棠姐儿说了什么,让我变卦的。”温氏道。

    虽然这是事实,但她到底不想所有人的茅头指向叶棠采,纵然真有什么事,都让她受着。

    温氏一心为着叶棠采着想,但她的好意,叶棠采却没有领。

    第二天早上,叶棠采直接让庆儿去堵住叶承德。

    那是叶承德下衙回来,走到松花巷,差不多到殷婷娘的院子时,被庆儿给堵住了。

    叶承德看着突然有个小厮模样的人堵自己,便皱了皱眉,冷声道:“你是谁家的下人啊,居然来堵本世子。”

    叶承德的小厮逢春却认得,说道:“他是大姑奶奶的跑腿小厮。”

    “大姑奶奶?”叶承德一时没反应过来是谁。

    “我是世子爷你亲闺女的小厮。”庆儿略带嘲讽地回了一句。

    叶承德这才想起是叶棠采,不由皱了皱眉:“她有事找我?”

    “世子爷真是奇怪,明明是你先有事找我家姑娘的,否则我家姑娘才懒得找你!”庆儿笑嘻嘻地道。

    “你这什么语气?”逢春大恼。“作为家中下人,竟敢如此对主子说话!”

    庆儿呸了一声:“谁是你家下人?我家姑娘是褚家三奶奶!我是褚家的下人!”

    “你——”逢春上前一步。

    但叶承德却伸手拦住了他,因为叶承德想着张博元的事情,许是叶棠采来商量给嫁妆的事情。

    庆儿已经开口了:“我家姑娘说,世子别费心了,她的嫁妆,她一个铜板都不会借给那对狗男女!”

    叶承德脸上一沉,万万没想到,这逆女不但不借东西,还骂人!“混帐东西,你说谁是狗男女?”

    “你这小畜牲,瞧我不打死你!”这骂张博元与叶梨采是狗男女,那自家主子与殷娘子又成了什么?

    逢春说着就冲了上去,抓着庆儿就是打,但庆儿滑溜得很,而且他个子虽然小小的,那力气却是常人的四五倍!一巴掌就还回去,直抽到逢春的脑袋,把逢春打得身子一翻,脑子嗡嗡直响。

    逢春又惊又怒,前头正是殷婷娘所居的院子,逢春便大喊:“木春,二子,快出来,帮我打死这小子!”

    庆儿的声音却比他大:“不得了啦!不得了啦!靖国侯世子为了个外室,要抢闺女的嫁妆,还要打死来传话的小厮!救命!救命!”

    此言一出,叶承德脸上便是一黑:“好个逆女,居然教出这种下作畜牲,抓住他!堵上嘴!”

    刚巧逢春唤的人已经出来了,两个牛高马大的灰衣男仆扑上前就要抓庆儿。

    庆儿却呸了一声:“你要抓就抓,我乖乖让你抓!”说着就伸出双手来,让他们绑的意思!又说:“你们最好把我拖回你们那个用来通奸的腌臜院子里,再把我打死!”

    听到“通奸的腌臜院子”这话,叶承德气得浑身颤抖,脸色发青地指着他:“你、你……”

    外面大街和两边小巷已经有人聚了过来,对这边指指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