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神男,逃出入森林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228章 ,逃难(一)

    李连长一怔,霍地站起身,问:“什么难民?”

    陈会计笑道:“又在胡说八道。”

    鲁希玉急切地说:“你们出去看吧。“

    三人走出连部,穿过空旷地,来到房子后的制高点,一眼望去,大路上黑压压的人群,慢慢地朝十一移动。

    李连长惊呼道:“咋回事?咋回事?!”

    陈会计惊讶地说:“这地方鬼都嫌偏僻,那来的这么多人?”

    人群移近了,清楚的显示了难民的图像。这些人一个个疲惫不堪,面黄肌瘦。有的推着架子车,上面坐着老人女人小孩,放着行李锅碗,有的背着包袱,有的相互搀扶,背着伤病员的。还有牛羊群,更为奇异的还有几只老虎,狮子,熊等动物相随……。

    李连长惊讶地望着前面的情景,说:“看来又是那些原始人。石场长还不相信,现在眼见为实吧。”

    陈会计说:“这阵势不小啊,会不会是来找麻烦的?”

    李连长想了想说:“我们不能招惹他们,装个没看见,回去。”

    三人回来连部刚坐稳,正要聊这件奇异现象,外面传来脚步声,一转眼走进来娘咱族的三个小伙子。

    扎帝大模大样往椅子上一坐,说:“寨主,我们又见面了。”

    李俩长心里有气,又不敢发作,说:“我以前给你们说过,我是连长,不是什么寨主。”

    扎帝道:“还不就那么回事。“

    李连长知道这些人不好惹,得罪不起,吩咐鲁希玉:“傻站着干啥?还不给客人沏茶。“

    乌麻说:“我们几天没有吃饭了,让你手下人准备饭菜。“

    李连长心里不悦,说与鲁希玉:“快去让炊事班做饭。“

    陈会计谨慎地问扎帝:“你们这是怎么了?像在逃难”

    扎帝说:“我们遭到答扎族人的偷袭,他们把寨子烧毁了,我们好不容易逃出来。”

    李连长说:“你们遭遇了这么大的灾难,赶紧报案。”

    扎帝问:“报案是什么意思?”

    李连长答:“就是让公家处理。”

    扎帝说:“不用官府插手,我们自己处理。”

    李连长惊愕地问:“为什么?”

    扎帝说:“别看现在我们和答扎族人战火不断,以前可是好邻居好兄弟,有时候更像一家人。家里的事不用外人插手,我们自己解决。”

    陈会计说:“即然是好兄弟,为啥还要烧毁你们的家园,把你们赶着四处逃窜?”

    扎帝不以为然地说:“这没有什么关系,寨子毁了可以重建,四处逃窜是旅游观光。”

    李连长问:“现在你们打算上那去?”

    扎帝说:“我们没有地方可去,就在杏子沟安营扎寨,因为我们的地盘上,再没有这么宽阔的地方。”

    李连长那能让外人在十一安营扎寨,不乐意地说:“天下这么大,怎么会没地方去?”

    扎帝说:“天下是很大,可我们娘咱族人的地盘小小的。”

    “听见了吧,娘咱族,我说给石场长,他不信也罢了,还把我当成神经病人,”李连长对陈会计说了一句,又对扎帝说,“十一连是国有企业,不能随便让外人安营扎寨。”

    扎帝固执地说:“什么叫国有企业,我们知道这地方是为们的,几千年都是的。你们是那来的?各回各的地盘,别在这里影响我们生活。”

    李连长放大声音说:“你这不是胡搅蛮缠吗?希望你们吃好喝好,那里来的那里去,别影响十一连的正常工作。”

    扎帝不满地说:“你这叫啥话,这就是我们的地盘,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说了不算。”

    李连长道:“我说话咋不算,我是这里的连长,我说了算。”

    扎帝说:“你是连长咋的,那也是外来的沙子,我们可是本地土。沙子还能压住土?”

    经过这一番论战,李连长吃不消了,脸色渐黄,头重脚轻,孱弱地对陈会计说:“我头晕得不行,你和他们谈判吧。”

    扎帝站身说:“没有什么好谈的,我们的地盘,想干啥就干啥。”他出了门。

    另外两个娘咱族人也随即出了门。

    李连长一只手捂住额头走进床边,缓慢的把身子移在床上,头放在枕头,呼了几口气,对陈会计说:“还站在这里干啥,赶紧出去看。”

    陈会计慌得没了主意:“看啥?”

    李连长训道:“你平时很聪明么,这会咋傻了?你赶快出去看,这些人要是敢在这里胡作非为,你要带领工人们阻止。”

    陈会计怯了:“我不行啊,谁听我的话。”

    “你咋不行,这些日子你在石场长那里去了几趟啊?”李连长嘲讽道,“为的什么,不就是想当一把手,现在正是锻炼的机会,做出成绩给领导们看。你要是连这样的事都搞不定,那就乖乖的把副连长当,别再搞阴谋诡计。”

    陈会计辩解道:“我到石场长办公室去过两次,你咋就知道了?还是石场长叫我去的。”

    李连长冷笑一声说:“背着我搞阴谋诡计,老实交代,是你自己偷着去的,还是石场长叫你去的只有天知道。”

    陈会计苦笑道:“好我的连长呢,你说出的话咋这样难听,交代这两字是给犯人说用的,给犯错误的人也可以说,你咋老用在我身上?你这是用词不当。”

    李连长道:“背着一把手偷偷摸摸往场部溜,去干什么自己心里清楚。”

    陈会计哭笑不得地说:“大天白日的我干吗要偷着去,和场长谈的是工作,又不是去谈如何做贼挖窟窿。”

    “哼,放着我这个一把手闲闲的,石场长找你这个二把手。”李连长生气了。

    陈会计有点难堪,想起对方给自己说过的话,用在这里下台阶:“你以前说我在那些人中间按插内线,原来你在场部也安插了内线,专门跟踪我?连长啊,小小的十一连,小小的职位,至于这样劳神费心吗?”

    “我没有你那样聪明,给个内线也不会安插。你难道没听人说过这句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李连长故作神秘地说。

    “这话你都知道,还要自称文盲。”陈会计揄扬道。

    李连长自嘲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外面传来吵闹声,声音越来越大。

    李连长心里发慌,督促道:“还不快去看是啥情况。”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