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从前有一把神剑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101章

    “当然了,人们之所以会忘却这件事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有太多太多的人探索过大荒山了,甚至有些大能在这一住就是数年也没能遇到过混元圣主的圣魂,于是南地剑圣崛起于混元圣主的传承便开始显得有些荒唐,还有许多人认为他是在以此来博取眼球。”

    阮琳并没有发现李寻连的异样神色,仍然自顾自的说道。

    说实话,李寻连原本也是这种想法,而且如果他没遇到过南地剑圣,没在徐麟那里得知南李无极这几个字,他现在仍旧会保持这种想法。

    但是,关键是他遇到了,也得知了南地剑圣的过往,这可就不同了!

    如果说原本还不能确定,那么现在,李寻连几乎就可以断定,欧阳剑圣一定是遇到了星河之外的神秘事物,最起码,也是通过混元圣主接触到了某些不存在于九州大陆的东西!

    “难道,欧阳剑圣的绝学便是混元圣主传授给他的?”李寻连暗暗作想,心里面一片沸腾。

    要知道,任何关于身世起源的线索都能让他振奋不已,更何况这次还是双重线索,此刻他心里觉得,如果有可能,征南结束后一定要到这里好好探索一番。

    二掌柜和阮琳见得李寻连神情怪异,便纷纷惊讶起来,至于三剑奴,则是面色复杂,和徐麟对话的那天他们也在场,自然知道李寻连现在想的是什么。

    “公子……怎么了?”阮琳小心翼翼的问道。

    李寻连闻言这才惊醒过来,连连摆手道:“没事没事,我们的确遭遇过欧阳剑圣,现在想想,还真是有缘呢。”

    在说有缘两字的时候,李寻连的语气明显出现一丝振奋和调侃,所谓冥冥天意便是如此,被三掌柜算计落得个征讨南地的苦差,说实话,如果可以选择,李寻连真就不想过来。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偶然遭遇甚至差点成为巨大阻碍的欧阳剑圣,竟然巧合的开启了他久寻无果的身世线索,虽然就目前来说并无大用,但终归是聊胜于无。

    最起码,通过南李无极那块雕牌和今天的听闻,他便是可以知道,原来神秘莫测的星河也并非无法触及,原来一切看似玄之又玄的东西,都有可能在身边发生。

    肃却知道再说下去恐怕就又会牵扯到李寻连的身世了,那些事情他们现在不能说,为了避免尴尬,所以赶紧岔开了话题。

    胡吹乱侃一气,发现李寻连明显不在同一个调调上,神色间色沉思越发凝重,肃却也只能讪讪闭嘴了。

    不过李寻连并没有趁机询问他们,而是一个人苦苦的思索着,说实在的,他现在真想逼着三剑奴老实交代,但他不能那么做,肃却他们不说肯定是有自己的苦衷,他不能为了一己之私就把别人置于苦闷之中。

    之后便是连番赶路了,三天之后李寻连等人终于进入了真正的大荒山范围之中,回首望去,南地的一切都已经不复可见,映入视线当中的只有茫茫山野,且都是些险峻高峰。

    这一日,天气不知怎么突然就恶劣起来,瓢泼大雨倾盆而下,恰好他们所处的位置相当尴尬,竟连一片避雨的地方都难以寻找。

    按理说行军途中遇到大雨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儿,但此地山峰险峻异常,且少生树木,光秃秃的岩石被雨水侵湿后十分湿滑,纵使在场的都是玄修,一个不小心也可能跌落下去,摔得个粉身碎骨。

    无奈之下,李寻连只能宣布众人在原地休息,好在这里相对平坦,地域也比较广阔,虽然暴露在大雨之中,总好过冒险赶路。

    这种破天气让谁摊上谁都郁闷,李寻连等人也不例外,停下来后便各自休息,一时间也没心情交谈。

    大雨如豆,下了半个时成也不见转晴,反而越发激烈起来。雨滴从高空砸落,拍打在岩石上发出噼啪声响,很快的,山峰间便弥漫起浓浓的水汽,如同大雾一般,使得视线能见之地极具缩减。

    “看这架势,今天算是不会停了。”坤山仰头看着天空,低声说道。

    李寻连点了点头,叹道:“何止今天,估计明天也不会好转。这山中多有毒物恶兽,恶兽倒是好说,毒物在雨后放晴之初肯定要出来吞吐气息,到时候便又要多出几分凶险。”

    坤山亦是点头,不可否认的说道:“没错,而且咱们现在虽然入得大荒山范围,但实际还是边缘地界,如果深入进去的时候再遇到这种大雨,恐怕情况就更糟糕了。”

    以两人的默契,李寻连自然知道坤山指的是什么,此地只在边缘,所以毒物还不是很多,雨停后吐出的毒气虽然影响行程,但还不至于造成什么危险,但等到入得山脉深处,毒物扎堆吐毒的时候,山间恐怕就会行成瘴气了。

    若是寻常山脉,瘴气到也不算什么,玄修以玄气护住身体快速穿行过去即可,但此刻连绵万里,瘴气一旦形成极有可能便是数里之遥,三剑奴阮琳二掌柜等人还好说,李寻连身拥皇天霸体问题应该也不大,但其他兄弟们的安全,可就不是那么保准了。

    “唉,难怪成王不在此地设防,不仅是因为地势险恶,还有这层关系在里面。而且还是那句话,这只是边缘地带,再行深入,还指不定有什么阻碍呢。”肃却忍不住插嘴道。

    “不爱来你就回去,谁逼你来了。”媚舞被大雨拍的心烦意乱,听得肃却抱怨便呛白起来。

    肃却撇了撇嘴,冲着李寻连用口型无声的说了一句泼妇,然后偷偷指着媚舞嘿嘿坏笑。

    要说这货还真是个乐天的性子,刚才还幽幽怨怨的,这一眨眼就嬉皮笑脸了,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个心情。

    实际上李寻连也没比他好哪去,该愁的事儿太多了,如果始终把自己沉浸在愁思当中,那还不得愁死?

    想起前几天肃却伙同二掌柜笑话顾盼兮写给他的那封信的事情,李寻连肚里的坏水便翻涌起来,趁肃却不注意,一个健步便向媚舞冲去,意图告密!

    他们此刻的位置是一座险峰的顶端,这块区域大概有五百丈方圆,还是很宽敞的。之前李寻连是背对着险峰峭壁,面对众人,所以他并不能看到身后的景象。

    当他窜向媚舞的时候,肃却竟没有向以往那样拦住他求饶,媚舞也没有兴致冲冲的等他告密,而且不止他俩,除了李寻连之外所有面对峭壁的人都呈现出一种极为凝重的神情……

    由于冲的太快,李寻连并没有注意到大家的异状,待得冲到媚舞身边,咧嘴笑道:“肃却刚才说你是泼妇,你这暴脾气不……”

    话说一半,李寻连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只见媚舞美目圆睁,眼里满是震骇之色!

    李寻连心头一惊,循着目光回头看去,只一眼,神色便瞬间和媚舞等人如出一辙,仿佛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东西。

    只见,峭壁前方的浓雾中,一道身着金黑大袍的中年人凌空而立,他的眼中闪烁着苍凉深邃的目光,周身散发出一种难以名状的威压,即便是时常跟随在大掌柜身边的李寻连等人,被这威压一震,也是根本无法开口!

    当然了,令他们震惊的不只是这威压。要知道,此处的峭壁高达数百丈,这绝不是一个正常玄修能够凌空而立的,即便大掌柜和青霄皇亦是不行!

    “这……不会是传说中的混元圣主圣魂吧!”

    此刻,所有人都在心里呐喊着,但没有一人能够发生任何声音,连同二掌柜在内。

    也不知过了多久,众人被那目光震慑的心神都有些恍惚了,那道人影才终于缓缓涣散,最后随着一记惊雷的闪烁,消失不见。

    人影辅一消失,充斥在周遭的压力徒然消散,李寻连等人只觉得好像刚才压在心口的大石头一下子被挪开了,纷纷喘出一口粗气。

    对望一眼,目光皆是惊骇,二掌柜毕竟是众人中资格最老见识最多的,此刻他也是率先平复下来,说道:“看来……关于大荒山的传说是真的……”

    众人默然点头,除了混元圣主,他们实在是想不出还有谁有能力有动机出现在这里。

    “可是,刚才那分明像是一个真真切切的人啊。”媚舞惊叹道。

    说来也是,方才众人出于震慑之中,谁都没有在意这一点,现在回想起来,圣魂不应该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嘛,怎么会真实到那种地步,甚至李寻连清晰的记得,他第一眼看到人影的时候还看见了那人的衣衫已经被雨水打透……

    不过话又说话来,不管是不是混元圣主,此人能够凌数百丈高空保持悬浮,足见其修为何其恐怖,但拥有如此修为,怎么会任由雨水打湿衣衫呢……

    心中存疑,李寻连便越发好奇起来,努力回思之下,他却再度惊骇起来。

    因为,无论他如何回忆,此刻竟都无法想起那人的具体容貌!要知道,自人影出现至现在,时间不过十数息而已,况且当时那人的面貌清晰无比,可以说当时都有种烙印在脑海中的感觉,怎么这么点功夫,便丝毫都记不起,忘得个一干二净了呢!

    转视其他人,发现大家竟和自己有着同样的不解,不知为何,李寻连突然就心里一颤,隐约觉得此事绝非祥兆……

    随着时间的推移,众人也慢慢从惊骇中缓解出来,便三五成群的开始对此事探讨起来。而然李寻连他们几个首脑人物却没这个心思,一个个都是面色凝重,心里惴惴不安。

    不知何时,雨势小了起来,原本应该持续很久的大雨顷刻之间便现出颓势,没过多久,更是直接雨后放晴,露出了太阳的光芒。

    这样一来,李寻连等人的心里便更加发毛了,这大雨来的突兀走的奇怪,中间又夹杂着如此诡异之事,实在让人想不担忧都是不行。

    然而这还不算完,正在李寻连忧心忡忡的时候,一只连羽毛都没有淋湿半根的信鸽却是飞到他的身前落下。要知道,刚才那雨势起码是覆盖了方圆数里的,而信鸽的速度绝不可能有这么快,但它连羽毛都没有被打湿,这又说明了什么!

    强行收住心神,李寻连伸手将绑缚在信鸽腿上的信筒摘下,这只信鸽他认识,是当时在百里轻风那里互相留下的。

    “百里大哥,他怎么突然给我写信?”

    李寻连好奇的展开信笺,入眼处第一行便见:据探马回报,李兄弟率领人马涉足大荒山脉,听为兄一句,眼下时值六月,此地决不可冒进,如有可能,速退……

    信笺第一行字所传达的信息便如此沉重,足见百里轻风是何等的担忧。

    更可以看出,这大荒山之中的确是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甚至说是凶险也不为过。

    要知道,百里轻风久居南地,而且以他的谋略和见识对大荒山这种诡秘的所在不可能无动于衷,今天他信中的话,怕是百里轻风某些亲身经历后得到的教训也未可知。

    李寻连脸色微沉,继续向下看去,后面的内容赫然便是百里轻风经历和听说过的一些东西。

    将信笺从头到尾一字不漏的看完,李寻连的眉头就拧的更深了。据百里轻风信中所说,他曾在七年前带人探索过大荒山,那一次他们历经七天七夜深入到大荒山腹地,甚至还发现一些古遗迹的残垣断壁,可正当他们满心兴奋认为找到了混元宗旧址的时候,意外徒然发生!

    原本晴朗的天空霎时变色,风卷云涌惊雷鸣动,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漂泊大雨便簌簌而落。

    如果只是天势变化,也不至于给百里轻风那样的人物留下如此沉重的阴影,接下来的发生的事情,才是让他直到现在回想起来都会心中惊悸的原因。

    且说大雨忽降,天地间顿时便昏暗所笼罩,那场雨有些奇怪,下雨时的雨声大到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当时百里轻风身侧足足跟随了三十几个兄弟,但自从下雨开始,他便听不到其他人的声音了。

    至于别人能否听到他的呼喊,没人知道,也没办法确定。因为,大雨停止之后,百里轻风惊骇的发现,跟随他一起而来的兄弟们,已经一个不剩……

    如凭空消失,如人间蒸发,甚至连一丝一毫的线索都没能留下。

    而且,当百里轻风回过神来思考为何自己安然无恙之时,诡异的事情便再度发生了。

    在李寻连的认识当中,百里轻风无论情怀还是谋略,都属于人中龙凤的级别,除了玄修实力略低之外,这个人几乎完美。

    然而李寻连并不知道,实际上百里轻风早在当时便已经是天河境中期的强者,但在那场大雨之后,他惊骇的发现,气海没有任何损毁,但他的玄气,却如同返回天地般,消失的一干二净!

    如果只是玄气消失还好,但当他试图重新凝聚玄气的时候,却更加惊骇的发现,他的修为已经掉落到开玄初期!

    从天河中期直接掉到开玄初期,那浑厚凝沉的玄气就仿佛被人生生抽离一般,虽然事后百里轻风通过苦修又达到了灵溪境界,但不得不说,那场经历着实令人匪夷所思,回想起来都是心有余悸。

    说句实在话,这也就是百里轻风,如果换成别人,估计大多数都会从此一蹶不振。毕竟,开玄到天河需要付出的努力太多太多,而且仅有努力也不够,若无机缘,许多玄修一辈子都有可能达不到那个高度。

    但达到之后仅因为淋了场雨便又回到原点,这种巨大的打击可不是谁都能承受的住。

    这是百里轻风以亲身经历来劝说李寻连,但信中除了他的经历之外,还有诸多活生生的例子,虽然与他的遭遇不尽相同,也不能排除是后人杜撰,但百里轻风既然在信中写了出来,那就说明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可信的。

    李寻连看过之后将信笺传给其他人分看,他现在心情很是燥乱,说实话,早在决定进入大荒山之前他并不是没有打探过关于此山的消息,也有很多人和他讲述过山中的传闻,但那时李寻连不信,因为他不信鬼神不信天,又怎么可能相信一个已经死去成千上万年的人到现在还能作怪?

    权当一个乐子,茶余饭后的谈资。就如同当年大掌柜探索大荒山悻悻而归一样,对这山中的传说,已经毫不在意了。

    可是,他们这才进山几天啊,甚至连山脉中心还没达到,就先遇见了难以解释的事情!

    百里轻风又恰好在这个时候传来信笺,这让李寻连的心里,更加发毛。

    平心而论,如果只是他自己,李寻连到也有点跃跃欲试的心理,毕竟混元圣主的传说太过神奇,虽然据百里轻风所说这种情况多半是凶险莫测,但不可否认,能够遇到混元圣主的圣魂便是机缘,而且这种几率实在太低,如果错过,弄不好就会抱憾终身。

    毕竟,那可是万年前的绝世大能啊,那可是纵观九州历史唯一一位有可能涉及到神海之上的伟人!

    “没有兄弟们跟着,我倒是可以放手一搏,机缘通常伴随凶险,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便是这个道理。但是,兄弟们的性命却更加重要,我不能以此为赌注,来寻找什么机缘。”

    李寻连静静想着,此时雨后放晴,道道雄峰之间雾气升腾,一束彩虹横贯其中,颇有些渺然意味。

    须臾,三剑奴等人也将信笺看罢,坤山走上前来,询问道:“公子如何打算?”

    “退,尽快离开此地。”李寻连思索片刻沉声说道。

    “怎么能退呢!”肃却闻言立时走了过来,道:“这种机缘万载难遇,如果阮琳所说的传说是真的,那么欧阳剑圣在这里得到的妙法便是无上妙法,甚至比四字真经也不遑多让,如此大好时机,怎可平白错过!”

    肃却的语气有些激动,这是可以理解的,当时在禹州城和欧阳剑圣交手的人是他,虽然最后他赢了,但欧阳剑圣的神通却不能否认。肃却心里自然知道他能够击败欧阳剑圣因为什么,所以他便更加惊异于欧阳剑圣的妙法。

    正如他所说,如果阮琳说的传闻是真的,欧阳剑圣一开始连玄修都不是,得到混元圣主的传承之后突然跻身神海之列,那便更能说明大混元圣法的可怖之处。

    不过,这倒不是他想撞撞机缘,而是他认为李寻连应该尝试一下。

    “那也不行,再大的机缘也不能不顾危险,命若没了,一切都是枉然。”李寻连正色说道,实际上他本想说不能拿兄弟们的性命开玩笑,但话到嘴边突然觉得这么说不太合适。毕竟兄弟们早已经表现出了誓死追随的忠诚,如果那么说了,他们恐怕就会觉得拖累了李寻连。

    “二掌柜,您怎么认为?”肃却见李寻连语气坚定,便有向二掌柜争取意见。

    二掌柜闻言沉思片刻,道:“委实机会难得,如果轻易放弃,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如此机缘。”

    很显然,二掌柜的想法和肃却相同。肃却心中一喜,再度转视媚舞和阮琳。

    后两者也是沉思少许,然而冲他点了点头,表示认同他的想法。

    最后便是坤山了,实际上坤山的想法也和肃却一样,唯一不同就是他不仅担心护卫们的安危,也担心李寻连的安危。

    四剑奴相处时间很久,心里的默契非同一般,见坤山神色肃却便知他心中所想,于是上前几步将他拉倒一旁,低声道:“你还在犹豫什么,公子早晚会触及到他的身世,以他的性格,你认为他会放弃么?”

    坤山看他一眼,眉峰微微皱起,静待下文。

    “你说,比起这里的凶险,寻找身世的路途是不是更加艰难莫测?”

    坤山缓缓点头,这一点他无法否认。

    “你再想,混元圣主就算再厉害,他也不过是九州至强者而已,更何况还只是一届幽魂,如果真的遇到什么危险,我等牺牲自己强行发动禁锢绝技,化解危险的几率难道很小么?”

    肃却循循善诱的劝说着,坤山本就有此心思,经他几番开导,心里便彻底坚定下来。只要李寻连同意,那就再好不过,如果李寻连不同意,那他们就劝到李寻连同意。

    在他们看来九州至高点绝不是李寻连的尽头,他将来还要踏上更加凶险的行程,步入更加难测的境地,多一份本领,便会多一份保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