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二章 她以为穆凌绎和她是同类

    她看着穆凌绎点头答应自己的话,双手环上他,又一次的窝进他温暖无限的怀里,她的下巴靠着他的胸膛,仰着头望着穆凌绎,声音软绵绵从她微撅的小嘴传出。

    “凌绎~夫君~颜儿好爱你~有你爱着,护着真好,什么都不怕了,什么都有保障了。”

    穆凌绎眼里尽是她娇媚的小脸,他的手臂环住她,怕她靠着难受所以出些力气扶着她的身子。

    “颜儿这爱意表达得真勤,真好。”他低头在她的额间落下一吻,鼻尖蹭着她的鼻尖,感受着她的温度。

    她从刚梳洗完,所以身上的清香格外的明显,萦绕着自己,好似要把自己也环在她的芳香之中。

    他的颜儿呀,这样魅人,自己该怎么办?

    颜乐感觉到穆凌绎在转变,她懂这样的转变意味着什么!她极快的推开他,不再紧紧的靠着他。她小声音格外轻柔的安抚着他。

    “凌绎乖~要冷静,要色即是空!不可以乱想哦~”

    穆凌绎看着慌乱的颜乐,这样害怕自己失火的颜儿还是第一次见,但与那平时故意挑逗自己的颜儿其实是无异的。

    但不行,自己不可以违背她的意愿,至少现在是真的不可以。

    他将颜乐轻轻的搂进怀里,反过来安抚紧张的她道:“颜儿别怕,你放心,我不会乱来的。”

    颜乐将手转移到他的背后,继续安抚他道:“好~凌绎忍忍,等报仇了,颜儿给你欺负个够,你想怎样,颜儿都配合你。”

    穆凌绎努力调控好自己之后牵着她慢慢的往自己的屋里走去,而颜乐这才看见,整个偌大的宅子都被挂上了喜庆的大红彩花,而在一间又一间的房间之前,则张挂着两个大红的灯笼。

    颜乐蓦然被这映入眼帘的场面逗笑,她想起之前不知道凌绎的身份时,叮嘱着他婚事简单操办就好,不要惹别人的心烦,但现在这满院子的夸张喜庆,真真是耀眼得不得了。

    穆凌绎扶住她笑得失控的身子,搂着她的肩头,开口也是遮掩不住的笑意。

    “颜儿开心就好,喜欢就好。”他没想到她这样容易满足,这样简单的布置就惹得她如此开怀。

    “凌绎~夫君~你把暗卫门彻底改变了,我刚才差点认不出来呢,这还是刚来那个清新简约的院子吗?”她靠在他的肩上,小指在空中乱指着眼前的装饰,语气里尽是不可置信。她真真想不到凌绎的内心怎么淳朴!还真的一板一眼的打扮着婚房,自己虽然还没见过别人成婚,但当初在宫里迎接冰芷冰琴那些特意张挂的彩帘和灯笼自己是看过的,所以知道要做什么,就得装扮些什么。

    “颜儿,这儿以后就是我们的家,明日成婚会有好些前辈来,到时你跟着我称呼他们为前辈就好。”穆凌绎的手绕过她的身子搂着她,护着她笑得轻抖的身子,脸上同样是渲染开来的笑意。

    他很庆幸,很开心,他的颜儿终于终于要嫁给自己了。

    自己终于能给她一个真实的名分。

    “好呀~那夫君,快些回屋试穿喜服吧~”她拉着他往前头的屋子去,看着屋里好几个侍女打扮的女子在整理着两套大红的衣裳。

    颜乐知道,这就是凌绎要含蕊去找来的侍女,只是,让喜欢他的女子去找人来帮自己,真真是伤害她。

    “都出去吧,在门外守着就好。”穆凌绎冷冷的对着五名侍女下令,而后带着颜乐到女式的婚服前去,他想问她喜不喜欢这样的款式,却听见身后的侍女一个都没走,门边还多出了个人。

    “凌绎师兄不是要找人侍候公主吗?这会又要她们出去?那谁帮公主更衣?”含蕊有些不解穆凌绎到底要做些什么,自己虽然被他说服了,但不代表会没了分寸,继续由着他乱来。

    自己仍然由着监督他的必要,莫让他在触犯门规,违反暗影要遵守的规定。

    颜乐也不解穆凌绎的用意,她看着极为繁重的喜服,也觉得没人帮忙,她是穿不上身的。

    只是她还没出口,穆凌绎就帮她把这个疑惑解答了。

    “我会帮她,你们都出去吧。”穆凌绎话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性,语气十分的清冷,他蓦然明白,这些侍女是含蕊找来的这一点,是个败笔,乃至她们听从的,是她的指令,不是自己。

    妨碍了自己。

    颜乐不同于含蕊的惊讶,她是恍然,她想起她的凌绎说过,自己——除了他,谁都不能见了,自己以为是在遍布属于他印记的时候才是这样,没想到如今也是一样,她蓦然觉得好笑,觉得她的凌绎,到暗卫门还是始终如一的幼稚,可爱。

    她想出声安抚他不用太过认真,和含蕊她们好好说便好。

    但她还未出声,就听见含蕊对他的反驳。

    “凌绎师兄,你怕是忘记了男女有别这话吧?就算你再不惧外界流言,也不能什么规矩都不守。”含蕊很是不认同他仗着两情相悦这一点来为所浴为,一点规矩都不守,让人觉得,他们都——十分的轻浮。

    “在这,我就算规矩,我的颜儿只有我能看,你们都退下,不要让我说第三遍。”穆凌绎心里知道含蕊说得对,将理性贯穿始终的她说得无非是想为他们好的话,但她太天真了,她不懂,对爱的人的占有浴,是多么的可怕。

    乃至自己真的不能忍受自己的颜儿被外人看去一分一毫。

    而且对这谁都惦记的颜儿,自己——要时时刻刻圈在身边,细心的看护着。

    侍女们不同含蕊,她们说到底是底下人,她们听从含蕊,但也畏惧穆凌绎那骇人的寒气,她们都害怕,戾气重得要将她们淹没的门主,待会直接要了她们的性命,或者,在她们看来了他的未婚妻之后,戳瞎她们的眼睛呀~

    五人不敢再迟疑,急急的从屋里退出去。

    颜乐木木的看着穆凌绎——耍横,蓦然觉得十分有趣,她就那样在他的身旁仰着头看着他与含蕊对视着,而后用眼里的寒气威逼对方。

    她看够了穆凌绎,就转头看看含蕊,不觉的敬佩起她来。

    含蕊,真的是一个令人敬佩的女子!

    这逼人臣服的气场,这要人改错的执着,这张冷艳的小脸,真真是个绝色的人儿呀。

    穆凌绎和含蕊同时感受到颜乐的变化,于穆凌绎,那敬仰的目光变了方向,投向了他的对面;而于含蕊,颜乐那莫名对自己的敬佩,是为哪般。

    她回望她,被她眼里的欢喜惊到,不自然的别开目光。

    “含蕊姑娘,我”颜乐看到她终于愿意将目光投向自己,开心的叫她,想跟她庄重的介绍介绍自己。

    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穆凌绎打断了。

    “颜儿,别看她,你看看喜服可喜欢?”穆凌绎侧身挡住了颜乐望向含蕊的目光,不想她那熠熠的眸光再继续看着别人。他真是头疼,第一次觉得为这样的事情头疼。

    他的颜儿,因为被囚禁了十二年,眼界被限制了十二年,乃至她对旁人,极容易就起了敬仰之心。

    而且她又很会挑着人去敬仰,冲的都是对自己有威胁的人。

    含蕊,本就对自己和颜儿的相处极为的看不顺眼,要自己收敛,如若让颜儿受她驱使,真的要和自己止于礼了,那自己该怎么办?

    “凌绎乖~那些事待会再说,”颜乐安抚着穆凌绎,轻轻的推着他要去看含蕊,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觉得含蕊不是很讨厌自己?

    她朝着她走去,对着她极为不自然的一笑,友好的说:“含蕊姑娘,不用叫我公主,叫我颜乐就好。”

    她不知道她到底讨不讨厌自己!

    她竟然很想很想她喜欢自己!

    含蕊觉得很是对自己,很是莫名的热情,于她而言,她这二十年的孤寂生活而言,她的情感都是冰冷的。

    哪怕是那颗喜欢着穆凌绎的心,也是冰冷的。

    从未火热过。

    因为他们这样的人,不可以做出格的事情,不可以做违反规定的事情。

    原先,她以为穆凌绎和她是同类。

    但现在,她错了,穆凌绎不仅不是同类,还是相反的人,他的热情温暖了他原本冰冷的心,溢出了他原本冰冷的身体。

    全部给了眼前这个明媚的女子。

    这个对着自己撒来阳光的女子。

    而她为什么要对自己这般?

    含蕊立在原地想了很久都想不懂。

    所以她选择了逃避。

    颜乐看着那决然转身的人儿,心里的期待顿时熄灭,失望的看着消失在长廊尽头的身影。

    而穆凌绎对于颜乐的爱里,最为伟大的就是对颜乐的尊重,对颜乐样样事都力求的满足。他不忍看到她失望,不忍看到她为任何事情伤心。

    他出于内心的纵容她的所有,连同之前那令他不安的感情,他也会纵容。

    他想,这样的情感,是出于他真的坚信了颜儿对自己的爱。

    无论她对谁滋生些什么情感来,于自己,都不会有一丁点威胁。

    他上前去将她轻轻搂着,声音轻柔的哄着她:“颜儿乖,试穿好了,我带你去找她讨教,可好?”

    他知道她之前说过要和颜陌组创势力,但一直没人请教,对自己又是绝口不提,所以见着和含蕊这样的女子,就格外的有探知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