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一个人的刀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可以停下来了。”男子开口说道,战斗已经可以结束了,双方本来就是切磋,不至于拼个你死我活。

    刀光消弥,冥手除了面色苍白一点,身上并没有多少伤势,看样子是那些爪子把他保护在里面,所以没有受多少伤。

    不过他还是有些愤怒的,自己竟然被一个先天初期的小子压着打,他恨不得将聂离千刀万剐,可是男子已经开口说话,他心不甘情不愿的看了一眼,只能就此作罢。

    虽然聂离没有对鬼手造成什么威胁,但这份战斗力,丝毫不差。“好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卜归,是这里的负责人。你以后在我手底下做事,只需要记住两个字,服从。”男子看着聂离,身上的气势微微泄露一点,却如同一把重锤一样,砸在聂离心头。

    “聂离”聂离简单的说了一句,在场的人也反应过来了,没想到竟然是潜龙榜的青年才俊。

    “好了,冥手。点到为止,私底下,别让我知道有什么内斗的情况。否则,你们知道后果的。”卜归的话,变相的就是告诉冥手,不准再找聂离的麻烦。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聂离你跟我来一下。”卜归说完,大家纷纷四散,各干各的事情,而聂离跟在卜归后面。等到所有人都走了,苏妖走到鬼手面前,看着后者阴晴不定的神色。

    “老大,这笔账之后再算。”苏妖心中也是不忿,本来想教育新人,没想到却成为聂离的垫脚石。

    “怎么算,今天的事情,他已经打我们脸了,大人肯定十分看重他,再想对他动手,就很难了。”冥手知道卜归的性情。

    “如果一起出任务呢,刀剑无眼,到时杀了他,也没有人知道。”苏妖说道。

    冥手把左手背在身后,上面有一个血洞,这是他没有让苏妖看见的,聂离那一指威力着实不小,加上自己把全部精力都放在抵挡刀法上,反而着了这个小子的道,握着手掌,掌心传来的刺痛感,让他眼中泛起一丝丝狠辣的杀意。

    “坐吧!”跟着卜归来到厅堂,厅堂里面十分简陋,只有几张桌椅随意的摆放着。聂离也没在意上面的灰尘,撑着身子坐下去。

    “你可知道被派来影杀意味着什么。”卜归饶有意味的看着聂离。

    “不知。”聂离看着卜归。

    “就是说,你是被抛弃之人,影杀的人虽然都是效力于王爷,但因为各自身份的原因,是不能见光的。也就是说,我们就是偷偷摸摸活在暗处的人,而你来这里,想必也是因为与世子的矛盾。”卜归也不是什么愚笨之人,否则也不可能坐上统领的位置。

    “所以,我们只能隐藏在暗处,为王爷消除一些麻烦。”卜归一直提及王爷,也可以看出,他有多么忠心。

    “我明白。”聂离点头说道,这样也好,如果一直被赵起宁安置在王府,那才麻烦。反而在这里,去为赵起宁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才能知道的更多。

    “好了,房间的话,这里都是空房间,你自己随便找一个,而且马上就有任务了,你好好准备一下。”卜归立即下了逐客令,聂离站起身来就走了。

    看着聂离离开,卜归则闭起眼睛,叹了一口气。聂离在偌大的庄园里面随便找了一个房间,里面空无一物,其实在看见厅堂的时候,聂离就大概能猜到了。

    聂离也没有挑剔什么,而是盘膝打坐,恢复内力,刚才与鬼手的战斗消耗可是不小,如果不是他内力浑厚精纯,恐怕现在已经虚脱了。

    运转魔功,聂离发现自从先天境之后,功法运转的速度更快了,这也就意味着自己的修炼速度会变快,不过也有让聂离担忧的,那就是魔丹。

    它在逐渐变大,虽然增长幅度不是很明显,但聂离还是发现了,魔丹在一点点变大。这是他无法想象的,以前魔丹可以给他带来无数好处,但现在他有些担忧。

    魔丹会不会撑爆自己的丹田?聂离第一次发现自己对逆残魔功竟然没有丝毫的了解,只知道修炼。从识海里面,聂离又一次开始翻阅魔功。

    内容也之前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夹杂着腿法和身法,反而让聂离有不一样的理解和融汇。

    至于天魔九转,第四转俨然已经快要大成了,距离第五转,还是需要一个契机。聂离也没有强求,他现在的武功已经不少了,走的太快也不一定是好事。

    不论是岳家拳法,指点江山,佛前三叩首,明心佛经,这三门武功自己也不过是刚入门。而擅长的无名刀法还是腿法,自己也没有继续深入钻研。

    刚好这几日可以放下身心,投入到修炼中。聂离在屋子里面一闭关就是好几天。直到外面的人敲响房门,因为门口的饭菜已经摆了好几天了,聂离一口都没有动过。

    为了一探究竟,外面的人推开门,一股寒气迎面袭来,明明冬日早已过去,但却有着透骨的森寒,房间里面全是刀痕,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落刀的力道是一模一样的。

    满屋子的刀痕,而聂离呢,只是盘膝坐在地上,浑身萦绕着黑色的气息,将他的面目遮住。

    “聂离,卜大人找你。”来人喊了一声,聂离的身影已经从地上瞬间爆射而起,并指如剑,直取对方咽喉。

    “滚。”聂离面色不善的看着男子,聂离记得,好像是邬老手底下的人,叫什么恶面,这里的人大多数都是代号,不得不说,他的脸也真是对得起这个称号。如果不是自己刚才并没有运功,否则凭他这么一喊,必然会受内功反噬而受伤,其人的用心,可想而知。

    男子急忙后撤,躲过聂离这一指,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而聂离整理一下衣衫,拿起秋雨刀,就走出去。今天的天气不怎么好,太阳躲在乌云后面,阴云密布显得有些压抑。

    前院已经汇聚了不少人,一个个排成一队,精神抖擞,目光如炬的看着卜归。而聂离则慢悠悠走过来,“大人,属下刚才按照您的吩咐去通知聂离,反而差点被此人杀死。”

    “如果再多说一句话,我现在就杀了你。”聂离瞪了一眼,没想到此人会恶人先告状。不过聂离强势的态度也引起邬老的不满,毕竟恶面是自己的手下,被人如此训斥,也说不过去。

    “聂离,从现在开始,你归属一队,也就严阔的手下。想个代号吧!这里不需要名字。”卜归没有听恶面的话,而且对着聂离说道,这里的人是什么样子,他还是了解一点的。

    “鬼使吧!”聂离想起以前在云海城,别人给起的称号,他现在拿过来用用。“好,以后就是鬼使了。现在我安排一下,今天是一队和二队一起执行任务。”卜归说完,聂离都发现周围的气氛变得沉重。

    “这次,需要你们去杀掉兵部侍郎吴康,我不问结果,只要人头。”卜归说道。

    “保证完成任务。”所有人都大喊了一声,卜归笑着点点头,一挥手,所有人就开始行动。聂离从怀里面拿出面具,他可没有拿七杀的面具,而且那个面具跟木匣子都被他藏起来了。

    用手轻轻抚摸一下,久违的感觉,冰冷的触感贴在肌肤上,聂离都不由打了一个哆嗦。

    “鬼使,跟上来。”严阔沉声喊了一句,聂离这才反应过来,脚步一点,身若孤鸿,踪影飘飘,这正是聂离之前没修炼的鸿影步,他这几日除了练刀,就是在房间里面练习轻功,空旷的房间也刚好可以允许聂离修炼。

    “知道了,队长。”聂离已经追上了严阔。

    “这次要刺杀的可是吴康,要多多小心。”严阔看着聂离,嘱托一声。

    “这个吴康很厉害吗?”聂离问了一句,这次派出两队人马,已经说明目标的棘手。

    “吴康其实并不强,可以说,满朝的文官,基本都是普通人,顶多就练了一个养生长寿的功法。吴康难对付的就是他身边的一队人,都是高手。”严阔说道。

    两队人马,足足有二十几个人,在山林里面穿梭,分为好几拨人,相继进入宋都,聂离跟在严阔后面,来到一处破旧的宅邸里面,其他人也纷纷的来到此处。

    “等到晚上,我们就行动,邬老,你在队伍里面挑一些人,加上我的这些人,组成暗杀队,而我们其他人,今晚则从正面进攻,暗杀队的就在一旁辅佐,伺机而动。”严阔安排一声。

    在场的人实力参差不齐,有的人实力直追四大队长,有的人的实力,堪堪比聂离强一丝,当然,这只是以内力的量而论。

    毕竟如果以综合实力来说,聂离的实力可以排在前列。

    严阔与邬老把手底下实力不济的人挑选出来,组成暗杀队,这样避免正面战场,也可以降低死亡率。

    而且以这样的暗杀队躲在一边伺机而动,也可以构成威胁。

    “聂离,我们一队这边,你来负责。”严阔把重担放在聂离肩头。

    “恶面,二队这边就交给你了。你们两个要好好合作。”邬老这边派的是恶面,不过他特意说了一句,俨然是希望两个人可以安分的合作。

    “知道了。”聂离和恶面纷纷回复了一句,但至于两个人心里想的是什么,就没人知道了。

    聂离不经意的瞥了一眼恶面,刻意忽略对方带有挑衅的眼神,但他心中却逐渐涌出一股杀机。

    用手不断拿捏着面具,今晚他就要化为鬼使,渡人到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