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校园言情 > 萌妻天降:老公有话好好说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五章 爱心午餐

    莫庭举在绿竹餐厅里等了许久,才等到周家豪姗姗迟来。

    周家豪一进门就不停地抹头上的冷汗,莫庭举心知不好,细问起来,才知道股票已经落到付思行的手上。周家豪请莫庭举宽限几天,自己再去做做付思行的工作。

    莫庭举也不知道付思行的为人,不知道周家豪这个工作能不能做好,只好先回公司,把这个信息告诉了靳司枭。

    靳司枭听了心里沉了沉,没想到周天赐当真被何艳晴迷晕了头脑,居然连这么大的一笔钱都能给付思行,就是要跟付思行断绝关系!

    不过这件事情,仍然不是最坏的结果。

    付思行是付金宝的女儿,她拿了股票,回到娘家,股票自然还是归父兄使用的,他只要保住付启学就能成事。

    关键是不要让付启明再度掌权。

    靳司枭打了好几个电话,把相关人员调度一下,交待他们等下可能发生的情况,最后才把电话打到周家豪手上。

    “周董,你这样办事,似乎很没有诚意!”他的语调不疾不徐,配合着一口香烟,给人沉沉的压力。

    周家豪额头上的细汗不停地流下来,一边抹汗一边赔笑道:“我也不知道那个臭小子这么糊涂,靳总,您大人有大量,给我宽限几日,我一定将股票双手奉到您手上!”

    靳司枭将烟头掐灭了,语气依旧沉沉的,“股票能不能收回来,你心里有数。我一直说,我不愿意和你们周家为敌,可你们这样包庇我的杀父仇人,我是绝对不能善罢甘休的!”

    “什么杀父仇人?”周家豪吃了一惊。

    “怎么?令郎没有告诉你吗?我父亲死在姓何的女人之手,你们却公然要娶她为你们周家的媳妇!这明摆着是要与我为敌,既然你们不给我面子,我只好不讲人情了!”

    周家豪从未知道此事,心脏跳得快要从喉咙里蹦出来,好一会,才缓过气息,虚着道:“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情,杀人偿命,靳总你放心,我们周家跟那个姓何的女人毫无关系,我现在就去教训那小子,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待!”

    周家豪慌忙地挂了电话,整个人脚步都发飘了,他走进周天赐的办公室,一句话都不说,揪起周天赐的衣领,反手掴了周天赐一巴掌!

    “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靳家那是什么人?是我们能得罪的吗?你平时把你老婆放在家,在外面花天酒地,我以为你只是有点心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也就算了!现在你把你老婆孩子玩没了,还要娶姓何那个贱人!你知道她是谁吗?她是杀人凶手,就凭这一点,不管她跟靳家有什么恩怨,也绝对无法进我周家的门!”周家豪气有点短,说完这长段话,有一种连气也喘不上来的感觉。

    周天赐莫名其妙挨了周家豪一巴掌,还以为他是为了股票的事情生气,没想到说到后面,扯出那一段话来!

    周天赐惨笑道:“爸,你还真是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艳晴是姓靳的杀父凶手?他有什么证据?既然有命案,为什么不交给警察处理?他不过是诬陷罢了!”

    “人家靳家家大业大,为什么要诬陷一个平白无故的女人?吃饱了撑着吗?现在我什么都不管,靳家只要人,你赶紧把人交出去,不要把这把火烧到我们自家身上!”

    周天赐道:“艳晴她十七岁就跟了我,我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是你们硬要把我们分开的,逼我娶姓付的女人,这才整出这么多事!现在她好不容易回到我身边,她落难了,你让我把她往火坑里推,这绝对做不到!”

    周家豪差点被儿子气死,“你这个不长进的东西,姓何的到底给你吃了什么,居然让你完全分不清是非黑白?你把我们周家放在哪里了?她要真是个好货,她能给人做情妇?现在被人踢出来了,又来破坏你的家庭?我看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个狐狸精!”

    周天赐好像没什么精神,不管周家豪怎么发怒,只管找话来怼他,意思上,却完全不肯松口。

    “狐狸精也罢,什么都罢了,总之她还是我的女人一天,我就护着她一天!”

    周家豪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好,你不顾我们周家,只顾那个烂货,我们周家没你这个儿子!我明天就去登报,说我们跟你脱离关系!”

    周家豪只有周天赐这么一个儿子,平时是极宠的,这一番话说下来,周天赐还没有反应,他已经热泪盈眶了!

    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被叩叩敲了两下,策划部的副经理于经理走了进来,神色慌张道:“周董,周总,不好了,我们哪里都找不到何经理!”

    “怎么回事?”周家豪眼泪收了,一张脸沉下来。

    “不知道,周总叫我们赶制预备方案,这事一直是何经理负责的,可她人找不到,电话也不接!”

    这事还没有说完,财务部的汪经理又来汇报:“周董,周总,刚才何经理让我给她划了一笔款,周总说过数额在一千万以下,都可以直接给何经理划款,我看数额比较大,特地上来跟你们说一声!”

    汪经理看周家豪的和周天赐的脸色有些不对,疑惑地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周家豪哪里还能不明白什么回事,指着儿子怒斥道:“看到了吗?这就是你心心念念护着的白眼狼!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发动人追啊!”

    汪经理和于副经理完全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一边追着周家豪冲忙的脚步出去,一边问事情的缘由!

    周家豪赶紧给靳司枭打电话,一边道歉一边发誓要把人追到。

    周天赐将脸埋入手掌中,他佝偻着身子,发出凄怆的笑声。

    他一直没想过要舍弃何艳晴,没想到紧要关头,倒是何艳晴自己先放弃了……

    靳司枭挂了电话,心里更加沉重。

    正想着怎么办,苏北来了。

    看见心爱的人,靳司枭赶紧从座位上走出来,“外面下着雪,你怎么出来了?”

    苏北看见靳司枭,心里很欢喜,露出一个笑脸道:“我丈夫受了伤在外面上班,我这个做妻子的,冒点寒气算什么?何况事情都是他们做的,在家有人伺候,出门有人开车,我不过是空走几步路,给你送饭来了,你要不要?”说着,将一直藏在大衣里的一个有着一只可爱小猪佩奇的保温桶拿出来,往靳司枭怀里一放。

    靳司枭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样甜,最近都忙,苏北又不在身边,还真恢复了以前饱一餐饿一餐的日子。

    如今,老婆的爱心午餐在怀里,真好像拥抱了整个世界一样。

    “要的要的,我正愁今天的午餐没有着落,你吃了没有?”

    苏北脸上挂着笑容,她是真想逗靳司枭开心,何况走出来了,心情也比在家里的好,于是脸上笑得更加甜美可爱。

    “我也没有吃,想来陪你,我们一块吃吧!”

    靳司枭心里更加放出了一个大晴天,自从苏北离开公司后,两个人已经很少能这样忙里偷闲的相聚了。他也不叫手下人帮忙了,自己到里间找出两个能用的大碗来,到沙发上坐下,手脚麻利地给苏北盛饭。

    外面的天气寒冷,屋子里却蜜里调油,有着一种暖洋洋的融洽气氛。

    苏北食量小,小口小口地往嘴里拨着饭粒,靳司枭胃口好,何况苏北准备的菜又十分合他的胃口,不久就灌下去一大碗饭汤!

    苏北看着靳司枭吃得好,心里很开心,看来自己今天 来对了,于是越发用包含爱意的眼光时不时瞅靳司枭一下。

    靳司枭顿时有点心猿意马,被自己心爱的女人用满是喜欢和宠爱的眼光看着,浑身的皮都有点痒了起来。

    他挪过去,故意在苏北的身体上蹭了两下,假装委屈地问:“你那是什么眼神,难不成在外面看,你对我的感情比在家里的多一些吗?”

    苏北笑道:“那是自然的,你在家里只给我看居家的一面,但男人自然是在事业上更有魅力一点!我心里对你仰慕,你不高兴吗?”

    靳司枭舀汤的勺子顿住了,“你这可让我犯难了,在外面你再仰慕我,可只能看不能吃!原来你这两天都躲着我,是因为我在家里的魅力不够!那以后我们把办事的地点挪到外面来,你什么时候有心情,我们就什么时候办,你看好不好?”

    苏北的本意是撩拨靳司枭几句,没想到靳司枭把话题扯到这个地方来了,顿时有些紧张了。

    “你把话说到哪里去了?我并不是躲着你,只是怕身体再有问题,自己紧张,也怕你不高兴!”

    靳司枭没想到苏北怕的是这个,便邪气地挑挑眉眼,把苏北往里间里拉:“会不会有问题,试一下不是就知道了吗?难道在眼里,我就是那么混账的男人?明知道你身体不适,还要硬来?”

    苏北更加紧张,这还在吃着饭呢?怎么越来越跑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