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嫡女为妃冷情王爷无限宠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六百五十六章 护她一生

    可当对上桃谨言意味深长的眸子,楚念的心又随之狠狠的揪了一下。只好迅速的低下头,便听得那方传来桃谨言依旧从容的声音,“自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若是再不信,我明日带你去见她就是了。”

    楚念垂着头,红唇紧抿,这时,明修的声音忽而从门外传进来,“你打算明日去哪里找个女子来糊弄念儿?”

    这话音落下,便见桃谨言顿时咬牙切齿的回过头,明修正站在门口默然盯着他的脸。

    狭长的眸子扫过楚念略显苍白的脸,目光在楚念的脸上停留了一瞬,没有说话。

    这时,便见桃谨言起身,怒视着明修,“什么叫找,我真的有,不是敷衍念儿,你别瞎说话可好?”

    明修抬眸看了他一眼,从容不迫的坐在太师椅上,等梅香奉了茶,他才端起茶盏,轻饮了一口,“若你说得是真的,明日若真有一个能与你两情相悦的女子被你带过来,孤这江山,分你一半儿。”

    似乎看出明修明目张胆的挑衅,桃谨言微微眯了眯双眼,“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莫要反悔。”

    说罢,便见他气冲冲的走向门外,楚念盯着她的背影,刚要开口,便被明修拦下,楚念无奈的抬眸看着他,“你为何非要将他气个半死才肯罢休?”

    明修垂眸看她,目光微闪,“我不喜欢他让你难过的样子。”

    楚念面色一紧,生怕被明修看出端倪,连忙转过头,“我没有难过,只是……”

    “只是觉得太过亏欠桃谨言了?”明修的声音响起,楚念不禁面色一滞,便见明修继而冷静的开口道:“若他今日真有这么个心上人,你的良心尚可安下了?”

    楚念哑然,便见明修伸手,一把捉住她的双肩,那双狭长的眸子这才微微凑近几分,浅声道:“若你真的见了人,只怕会愈加愧疚,不如就不提此事,他是心甘情愿为你付出,我也是。”

    楚念面色一滞,便见明修倏地松开了她的肩膀,旋即深吸了一口气,“你自己想想,我去看看桃谨言是否真的被我气坏了。”

    说罢,他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去,留楚念一人站在原地,水眸微闪,似乎若有所思。

    好一会儿,才见梅香小心翼翼的上前道:“娘子,这……”

    楚念浅浅摇了摇头,深吸了一口气,“无妨,你且先下去休息一会儿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梅香担忧的看了楚念一眼,可见楚念态度坚决,只好默默的退了出去。

    而另一边,气氛走在路上的桃谨言忽而察觉到身后那道灼热的目光,他脚步顿住,回过头,果不其然,明修那修长的身影正站在不远不近处,一双狭长的眸子正定定的盯着他忽然停下的身影。

    桃谨言恼火的白了他一眼,“怎的是你追出来?我还以为会是念儿。”

    明修缓缓上前几步,面色依旧从容不迫,“孤说过,不再让她单独见你了。”

    桃谨言撇嘴,“小气鬼,你追上来又要作甚?我可与你没什么话儿好说的。”

    这方便见明修面无表情,“咱们换个地方说?”

    眼下他们正身处闹市的一角,好在是边缘,人也不多,这城中的百姓多都认识桃谨言和明修,若是叫人瞧见了,多半会有闲言碎语的。

    桃谨言抬头看了一眼明修严肃的面色,这方收回了目光,轻轻点了点头,二人这方一道上了旁边不知名的小酒楼。

    等二人一路随着小二身后入了阁楼,才见桃谨言点了桃花醉,端起酒盏之际,微微眯眼探究的看着明修,“说罢,作为你唯一的对手,我放弃了,你却不依,心里究竟打的什么算盘?”

    闻言,明修微微拧了拧眉头,眼睁睁看着桃谨言将一盏酒一饮而尽,才深吸了一口气道:“你说吧,如今你对念儿许下了这样的诺言,明日准备去哪儿找个姑娘来敷衍她?”

    桃谨言神色飘忽几分,好似一盏桃花醉下去,人就已经飘了,“什么叫敷衍,我若是不与她说我已经有别人了,那我对她的感情,岂不是成了她的负担?”

    他幽怨的抬眸看向明修,“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她,就被你这么个东西横插了一脚,换做是你,你能舒服?”

    明修拧了拧眉头,没有说话,好一会儿,才定定的看着桃谨言落寞的脸道:“你觉得,她那般聪颖的脑袋,会猜不到你是为了让她安心,才这么说的?”

    桃谨言端起酒盏的手滞在半空,好一会儿,他的动作才从容了几分,“万一……她信了呢?”

    “她若是没信,你这样的举动反而叫她更加愧疚,倘若你是真的了解她,如今便也不会多此一举徒徒惹她伤神了。”

    说着,明修端起手边的茶盏饮了一口,对一壶桃花醉视若罔闻,又抬起头,目光扫过桃谨言略有几分僵硬的脸,狭长的眸子微闪,其中意味不明。

    便见桃谨言半垂下眸子,“那你若说你比我了解楚念,你知道我现在又该怎么做,她才会觉得没有负担?”

    明修眯起双眸看着他,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我觉得你自己清楚应该怎么做。”

    此言落下,桃谨言若有所思的抬眸,看了明修一眼,好一会儿,他端起酒盏,犹豫了一会儿,又端起酒壶,将酒壶中的桃花醉一饮而尽,这方摇摇晃晃起身,一张俊脸之上一片微醺之色。

    “罢了罢了,我知道了,不过……明日我再见她最后一面。”

    “那之后,你的半壁江山,换你护她一世安稳,若我得知她在你处受到半分委屈……”

    桃谨言眸中闪烁着的几分威胁之意叫明修的眉头也不禁拧起,便见桃谨言继续开口道:“若她在你处受到半分委屈,我便叫你整个大凉都随之颠覆,绝无翻身之机。”

    这话音沉重,少了往日里的轻佻,那张严肃的俊脸也叫人莫名生畏。

    可明修只是皱了皱眉头,方才准备开口,便见桃谨言的面色忽而轻佻了起来,“罢了,想来你若是叫她受了委屈,她会自己办了你的,我先走了。”

    话音落下,便见桃谨言转身走出门外,丝毫不肯拖泥带水,留下明修一人坐在桌前,若有所思的望着眼前早就空了的酒盏,片刻后,他将杯中茶亦然一饮而尽,方才深吸了一口气,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风自窗外吹过,挂在窗子上的窗帘随着风儿微微摇动,仿若悲悯,亦或是因为离别而越发凄凉。

    等第二日楚念见到那个桃谨言“心心念念”的女子时,已是正午。

    她身着一条素白的薄纱长裙,带着面纱,唯一露在外头的一双眸子里尽是温婉,只是少了些灵气,声音也宛若百灵一般悦耳动听,瞧人的时候,那一双眸子,温柔的仿佛随时能滴出水儿来。

    至少楚念是这么觉得的,至少,她看向桃谨言时,那双眸子里的仰慕不可能是作假的。

    桃谨言也对她万分呵护,哪怕只是坐个石凳,也要呵斥梅香快些准备了温热的毯子来,免得她着了凉。

    楚念嘴角勾起一抹僵硬的笑意,“这位是……”

    “我昨日不是说了。”桃谨言先看向身边坐着的女子,“洛儿,这是楚念,是我……认来的妹妹。”

    那洛儿弯了弯双眸,宛若其中藏有星河,“是无双郡主,都是京城中人,无双郡主的大名,民女自然是听过的。”

    为了回应洛儿的示好,楚念亦然笑着点了点头,客气道,“洛儿小姐当真漂亮,若是配了桃谨言,可算是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桃谨言面色一僵,旋即朝着她翻了个白眼,“说什么呢,没大没小的,我可是你哥哥。”

    楚念咧开嘴,心头似乎被什么东西刺痛了,她强忍着这股不适的感觉,转眸看向桃谨言,“你昨日说要娶洛儿姑娘,是什么时候?我可要好好替你操办一场喜酒,才不算是委屈了洛儿姑娘才是。”

    桃谨言目光微闪,没有说话,却是一旁的洛儿开口接话道:“郡主不必如此客气,再者,若说起委屈,是我身份卑微,被谨言看上,才算是荣幸之至。”

    说着,她转眸看向身侧的桃谨言,眸中亦然绚烂无比。

    那方便见桃谨言不自在的笑笑,“你瞧瞧洛儿,再瞧瞧你,就会贬低我。”

    楚念半垂着眸子浅笑了一声,没有说话,气氛仿佛一时陷入了莫名的尴尬,洛儿乖巧的垂眸饮茶,没有开口打破气氛的意思,好一会儿,才见桃谨言开口道:“我……我今日来,其实除了介绍洛儿给你之外,还有一事。”

    楚念疑惑的抬眸,便见他严肃道:“我可能要离开……好长一段时间。”

    此言落下,便见楚念面色一愣,连忙道:“你要去哪儿?”

    桃谨言深吸了一口气,“去历练,可能要去好久,为了桃家和这个武林……”

    他抬眼,似乎试探性的看了楚念一眼,见楚念的神情越发失望,他硬着头皮垂下头,“毕竟我可还有个武林盟主的身份,况且,眼下我有了洛儿,我要为了保护她,而增长实力,也是我该做的。”

    楚念张了张嘴,末了,又红唇紧抿,好一会儿,才定定的看着桃谨言闪躲的面色,开口道:“若你是因为其他原因,我不放你走,可若是你真的想走,我会好好祝福你。”

    此言落下,桃谨言张了张嘴,末了,却是嘴角勾起一抹似是真心实意的笑意,“我是真的想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