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书屋 > 都市言情 > 一世唐人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正文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疑是使臣

    1259疑是使臣

    “使臣节仗怎么会在这人手里?莫非……”。李破军心里也是一惊,忙是看向惊愕呆愣的莫雄,“莫庄主,快请医师,务必救活此人”。

    “好,好,殿下放心,为医治孔兄弟,我已经将洮州最好的医师请来了,现就在庄上”,莫雄忙不迭应着,看样子二弟从戈壁滩上捡回来的这个人似乎还是朝廷官员啊,这可是功劳一件啊。

    说着莫雄招呼着同样惊讶的莫老二亲自将这人抬到了客房之中。

    不多时,一名须发皆白的医师急匆匆而来。

    “老夫安全道拜见太子殿下”。那医师似乎也是见过世面的,看见李破军倒没有莫雄之前的那般吃惊慌乱,有条不紊的和缓行礼。

    “殿下,安医师是洮州有名的神医,医术了得,以前还曾被京城太医署征召”。这时莫雄也是上前介绍道,生怕李破军对安全道的医术有所怀疑。

    能被太医署征召的那必然就是一方名医了,怪不得有此气度,李破军也是点头道:“安医师有礼了,还请速速救治此人,务必让他醒转”。

    “殿下放心,老夫定当竭尽全力”。

    片刻过后,安全道出了客房,擦了擦手,李破军忙是迎了上去

    “安医师,如何?可有性命之忧?”这人应该是出使异域的使臣,只是李破军和张文瓘都不认得他,既然这人如此狼狈的抱着半截节仗逃了回来,说不定其中就有着秘密。

    “殿下请放心,他没有大碍,只是太过虚弱,极度缺水,而且腹中空空,应是极度劳累所致,依老夫估计,此人是以极大的毅力,靠着强大的求生欲才能在荒原戈壁中活下来的,只要让他得到休息,再配合老夫所配药膳,过不久就会醒来”。

    安全道也是捻须微笑道,这种病症对于他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这人根本没有病,只是极度虚弱罢了,只要休息好了吃点东西就可以下床了。

    李破军听了松了一口气,谢过了安全道也是让莫雄安排一件厢房,现在出了这事,不弄清楚是肯定回不去的。

    对此莫雄自然是拍手欢迎的,他还巴不得太子殿下赖在他家吃吃喝喝呢,一个劲的要把自己卧房腾给李破军,李破军自是坚辞了。

    晚间,得到了李破军传令的翟长孙也是派遣房二率领五百陌刀兵前来护卫,五百健硕的着甲陌刀兵住进莫家庄,可是让莫雄额头直冒冷汗

    客房之中,李破军、张文瓘、房二还有薛仁贵四人围桌齐坐着。

    “大将军,依我看,这困难的使臣十有八九就与吐谷浑有关”,薛仁贵猜度道,“眼下除了吐谷浑,周边诸国四夷绝不可能为难我朝使节的”。

    “谁说那人一定就是使节了,假如就是一个乞丐在荒郊野外随便捡了根棍子,恰好就是被丢弃的节仗呢”一旁吃着水果的房二瘪瘪嘴说道。

    听的这话,张文瓘脸色一肃,“房都尉莫要胡说,节仗乃是代表着国家威严,使臣必须卧起操持,毋宁死,亦不可失了节仗,怎可能丢弃”。

    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房二愣子大大咧咧的不注意,张文瓘这个忠正的儒士的眼里就揉不得沙子了。

    训斥了房二愣子,张文瓘也是点头道:“薛都尉所言甚有可能,方才我想起来了几件事,前番伏允请求联姻,嫁公主与其子尊王,圣人许之,遣鸿胪寺丞赵德楷持节前去赐婚,并携尊王回长安完婚,但伏允之子尊王却是称疾拒绝,同时,伏允又袭扰兰、廓一带,联姻破裂,而使臣赵德楷等人也无踪影,若没有被伏允所害那就是被拘禁了。伏允反叛之后,拒绝朝贡,朝廷又遣中郎将康处直等人前去申饬,结果又是一去不回。

    所以我猜测,那人应该就是这两使节成员之一”。

    听到这个,李破军精神一震,“那应该就是了”,说着也是颇为愤懑,“两国交战,不斩来使,这吐谷浑倒是做的绝,连番害我几波使臣”。

    “两国交战,不斩来使,那是中原义战的传统,吐谷浑蛮夷小国,固然是不懂的”。张文瓘也是点头说道,

    正说话间,只听得门口有说话声,继而,陈康推门进来,“大将军,莫庄主求见,说是那人醒了”。

    “醒了?好,我们去看看”,李破军一喜,起身说道。如果使臣能够活下来那当然是再好不过了,而且从吐谷浑逃了回来应该是有点可用信息的。

    门口的莫雄见礼罢了,也是直说道:“打扰殿下休息了,孔兄也是刚刚醒转,听闻殿下探望,激动万分,我看见殿下院中尚有光亮,就冒昧求见了”。

    李破军闻言一怔,看了看张文瓘,相视摇头一笑,他们还以为是那疑似使臣的人醒了呢。

    “走吧,且去看看”,既然出来了,那不可能再回去吧,那让人家多没有面子,何况李破军对这个孔正卿也是抱有好感的。

    来到了那间客房,拿着那封书信,孔正卿手有点抖,太子殿下竟是亲来探望他,还邀请他加入神策军……这消息实在是太让孔正卿激动了。

    自从他父亲孔长秀死后,他可是完全抛却了仗剑游玩的心思,一心想着建功报国、拜将封侯的,这加入神策军,跟随太子殿下,不就是最好的途径吗。

    听得脚步声近来,孔正卿忍着胸口疼痛,推开了侍女的搀扶,起床在门口侍立着。

    见到走到最前面的那名青年,气宇轩昂,威势十足,莫雄等人具在其身后紧跟,孔正卿也是猜到了。

    深深一礼,“洮州孔正卿,拜见太子殿下”。

    “孔义士有礼了,快快安坐”李破军也是笑着上前搀扶。

    在灯笼光芒下一看,果然,这孔正卿确实有些不但,虽然伤重未愈,但那骨子里的自信和气度改变不了。

    “孔义士大名,闻名已久啊,散尽家财,保境安民,着实可敬可佩啊”。李破军也是颇为热情定说道。

    太子这么抬举,倒是让孔正卿不好意思,直谦逊道:“殿下过奖了……”。